愛尚小說網->修真->大當家不好了->章節

第一百一十章 貧窮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熱門推薦:神醫凰后劍徒之路三界紅包群不滅龍帝至尊重生天下第九遮天透視醫圣絕世藥神詭秘之主

吳申暄看見林子然面帶微笑的時候,心中則是略生警惕。

面對自己提出超出現有煤油產量兩倍還多的優先供應權,如果對方是個正常人的話應該會露出猶豫之類的神色。

部分心胸狹小的人甚至有可能是露出惱怒神色。

再不濟,恐怕也會露出為難之色。

因為自己所提出的優先供應權明顯已經是超出了目前青山石油公司的供貨能力,就算是獲得了貸款進而擴產,但是按照吳申暄自己的估計頂多也就只能供應四五十桶煤油而已,自己一張口就要了五十桶,這幾乎是要壟斷他們的煤油銷售。

然而面對這樣的情況,林子然給他的卻是微笑。

難道這個林子然還是個笑面虎不成?

吳申暄來青山鎮之前,也是通過周立等人了解過林子然以及他的青山巡備營還有青山石油公司的。

一個能夠在短短半年內就拉出超過千人的民團部隊,哪怕這只是民團部隊,但是也不是那么輕松的事。

而且聽聞簡家的簡良志還對他頗為賞識,數次在戰報上都提及了林子然和他的巡備營。

從這些跡象上來看,那么都可以知道這個林子然不簡單。

吳申暄和眾多地方藩鎮都接觸過,不管是那些縣守還是說林子然這些掛著巡備營的名頭,但是近乎半獨立的地方藩鎮,他都接觸過。

而接觸這一類人多了,那么慢慢地他也就摸清楚了這些人大概是什么類型的人。

其中部分是依靠家世繼承而來的地位,這些人就正常多了,什么樣的都有。

但凡是能夠白手起家,最后掌控一方的藩鎮,全都是狠角色,沒有一個例外。

這些人往往是表面一套,暗地里又一套,對不同的人又有著不同的套路

比如說對他們沒有威脅,甚至能夠給他們帶來幫助的人,這些人一個比一個客氣,一口一個兄弟,一個比一個賢明。

對他們有威脅,但是實力又比他們強的人,一個個都是恭敬的很,恨不得裝出跪舔的姿勢,但是這一切依舊是表象,他們的跪舔只是一時的忍讓,等積蓄到了足夠的實力又或者等到了機會時,他們會毫不猶豫的翻臉。

這么多年來,他見過不知道新藩鎮的上位,都是踏著前藩鎮的尸體上來的。

但是對于那些又想威脅他們,但是自身實力又不夠的人,這些人就會毫不猶豫的說翻臉就翻臉。

和這一類人打交道,有時候很簡單,基本不用擔心有任何的危險,甚至還能享受禮遇,因為他們總是會裝出一副亂世明主的模樣。

但有時候又很危險,因為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他們什么時候【愛尚小說 更新快】就下令衛兵把你逮捕然后就地槍斃了!

現在林子然的笑容,讓他想起了不少藩鎮的笑容,這笑容的背后往往代表著殺機!

難道自己開口的五十桶已經是觸犯了林子然的底線?

但是不應該啊!

雖然說煤油生意賺錢,但是吳申暄也知道,眼前的這個林子然才是賺了大頭,具體的利潤他不知道,但是吳申暄也是能夠猜測一二。

林子然開采石油并進行提煉,而且這還是獨門生意,哪怕是他說開采和提煉石油的成本巨大,但是估計著利潤也不會太低。

目前宏祥商行每天能夠獲得十桶煤油的供應份額,通過他們的渠道運輸出去銷售,扣除運輸和銷售成本后,平均下來每桶煤油賺取的凈利潤大概就是七元左右。

那么到了青山石油公司那邊,吳申暄估計著每一桶煤油,林子然至少能夠賺上十恒元以上。

而且他這生意還是獨門生意,只要把煤油生產出來了,只要價格上比鯨魚油低,那么就不愁銷路,外頭一大批的各種貿易商都想要擠進來獲得煤油供應呢。

所以這煤油賣給誰也是賣!

不對,也許是還有其他人也插手了煤油生意,想要獲得煤油供應。

吳申暄心中閃現過無數的猜測,僅僅是幾秒鐘過后他就已經是有些后悔獅子大開口了。

這五十桶,怕是說的太多了。

早知道就應該說三十桶的。

通過宏祥商行,他也大概知道目前青山石油公司每天對外銷售的煤油數字,整體上保持在每天十八桶左右。

如今林子然找他們借這么多錢要擴產,他們評估過,增加后的煤油產能估計能夠達到五十桶左右。

他們南州銀行自然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產能全部拿走,總得給宏祥商行留下一部分,要不然人家宏祥商行分分鐘關閉三洋渡口!

他之所以說五十捅,那純粹是為了給林子然留下一點點談判的空間,他的心理價位是每天三十桶。

就算是每天三十桶利潤也是相當可觀。

可惜,武宣縣盡管可以通過部分渠道去猜測青山石油公司的大概產量,但是依舊不知道青山石油公司的具體產量,更不知道林子然剛弄了一口日產五百桶的油井!

更加不清楚煤油的具體利潤。

而且吳申暄也不知道林子然的微笑,并不是什么笑面虎的笑容,他只是單純的覺得這事很簡單而已。

一旦煉油廠擴產完畢,每天出產的煤油少說也能夠達到一百五十桶,這五十桶小意思啦!

所以面對吳申暄的要求,林子然面帶微笑!

隨即道:“這五十桶嘛,沒有問題,不過到時候價格上恐怕會有所調整!”

不等吳申暄做出反應,林子然繼續道:“只不過擴產導致的成本大幅度增加,同時原油的開采成本也是逐步增加,我們的壓力也比較大,而且最近半年鯨魚油的價格正在穩步上漲,所以到時候煤油的價格應該也會有調整!”

林子然的這番話,其實都是扯淡,五六恒元一桶的煤油成本相對于六十多恒元一桶的售價而言,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他說這些,只是隨行就市而已,畢竟鯨魚油的價格都在穩步增加,他的煤油雖然是屬于鯨魚油的廉價代替品,但是跟著漲價也是情理之中啊。

聽到林子然這么說后,吳申暄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他預料過林子然會有諸多反應,并準備了諸多的應對計劃,但是就沒有想到過林子然會直接答應他的要求。

那可是一天五十桶啊!

如果讓林子然知道他的想法,林子然會直接鄙視他,貧窮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五十桶算個屁,如果不是考慮著用煤油供應權多拉攏幾家的渠道商,避免被少數幾家渠道商壟斷銷售渠道的話,這個數字翻倍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送走了渾渾噩噩的吳申暄后,林子然放下雙方剛簽訂的協議書以及手中一大疊的南州銀行本票,招了招手把外頭等候的丁權坤叫了進來!

相鄰小說:流金時代生活在港片世界潛行1933我有未來科技系統初唐大農梟大良醫明末不求生紅樓大貴族明朝小公爺蒼青之劍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