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玄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章節

第四十六章 師侄我又不是歹惡人【大章求推薦!】

熱門推薦:神醫凰后劍徒之路三界紅包群不滅龍帝至尊重生天下第九遮天透視醫圣絕世藥神詭秘之主

丹房前,李長壽靜靜坐在躺椅上,左手張開,其內有一團青色火焰緩緩燃燒。

這并非完整版的三昧真炎,直接展露出來也無所謂,畢竟忘情上人賞賜他三昧真炎修行之法已過三個月,能修出最簡單的‘氣火(氣炎)’,也合情合理。

單憑‘氣火’的威力,在投入相同多法力的前提下,不及幽冥冷火三分之一。

可一旦自己將‘氣火’、‘精火’、‘神火’三者合一化作三昧真炎,威力預計比幽冥冷火強出數倍!

三昧真炎的修行法,李長壽此時也已經摸透了原理。

大概就是用自身的氣、精、神培育出三顆火種,再以三顆火種融合為三昧真炎,此火可常存于道軀之中,燒邪祟、煅污濁,自此多真火庇身。

讓李長壽最滿意的一點,其實是此火的威力,跟自身精氣神凝出的火種有關。

換而言之,三昧真炎的威力可隨自身修為不斷提升,自己并不會浪費時間在一門剛掌握幾年就無用武之地的術法上。

一朵白云自天邊而來,李長壽左手攥拳,那團氣火被他隨之掐滅。

起身,對著白云拱手行禮;

云上的矮道人面露微笑,探頭看了下來,卻保持在十丈高度,溫聲道:

“長壽師侄,聽聞你三個月前東海之行收獲頗豐,面對龍宮太子的挑釁應對妥當,當不枉貧道舉薦你這一遭。”

李長壽頓時露出了溫和的微笑,言道:“多虧了師伯您一番美意,弟子才能得了火法又得雷法,今日特備酒宴,算作答謝師伯栽培。”

剛回山沒幾日的酒烏頓時瞇起了自己那雙濃眉大眼,嘖嘖一笑。

“怎么感覺……有詐?

平日里來你這蹭酒,你可都是不情不愿。

你去東海,可是被貧道又哄又騙,長壽師侄莫非是想用毒丹算計本師伯?”

李長壽哭笑不得地應道:“弟子只是小瓊峰的弟子,師伯您既是門內真仙,更是破天峰一脈,又是被各位長老所器重的執事。

弟子就算有想算計師伯您的心思,也沒有半點算計師伯您的膽量。

更何況,東海之行,確實是師侄我得了天大的好處。”

言說中,李長壽在袖中掏出了兩只‘夜明珠’,“這是法器留影球,弟子改良了下,化作了聲影球。

師伯您一顆,弟子一顆,今日酒宴全程記錄在聲影球中。

如何?”

酒烏頓時一樂,背著手跳下白云,仰頭看著李長壽,伸手將一只留影球接了過去。

“倒要看看你葫蘆里賣的什么藥,請吧。”

“師伯先請,”李長壽的笑容于是越發溫和。

丹爐旁并排著兩只矮桌,小靈娥被師兄培養出的烹飪手藝全面發揮,一桌酒菜十分豐盛,側旁還有三只疊起來的酒壇。

兩人分賓主落座,同時打開聲影球放在桌角;

而后,酒烏拿起一只玉箸,一分分菜肴、一壇壇酒水,挨個試了一遍。

“你當真是請貧道喝酒?”酒烏笑道,“莫非,這些酒菜中各自都有一類無害的藥材,合在一起就是迷藥劇毒?”

李長壽禁不住一手扶額,搖頭嘆道:“師伯您在外遇到了什么風吹雨打,竟會如此揣度弟子的心意。

弟子畢竟不是什么歹惡之人。”

“哈哈哈,玩笑玩笑。”

酒烏擺擺手,主動拿起酒壇邀飲,兩人喝的十分豪放。

不多時,半壇酒就下了肚,酒烏還真就只是夾了半數菜吃,半數紋絲不動。

李長壽卻是慢悠悠地將所有菜肴都夾了一遍,不斷稱贊自家小師妹的手藝。

待兩人喝的微醺,李長壽將第三壇酒提了上來。

‘來了來了,這家伙的手段當真是好猜。’

酒烏心底一陣偷笑,想看李長壽到底要如何施展算計。

李長壽卻道:“師伯,這是師侄給您的謝禮,壯骨毒龍酒。”

“哦?”酒烏眉頭一挑,用仙力將酒壇接過,放到自己幾丈遠打開,又以氣御筷,沾了一點點酒過來,捏在指尖輕輕體會。

酒烏眼前一亮,“好酒!”

李長壽正色道:“這是用三十六種毒草、十二種毒蟲,輔以恒河水老白干煉制而成,侵泡三個月,毒性已恰好中和,有補精、壯骨、提升男子雄風之作用。

但唯有一點……不知道師伯您是否消受得起,這東西藥力頗猛。”

酒烏對李長壽挑挑眉,李長壽也對酒烏眨了下眼,這兩人面對面會心一笑。

都懂,都懂。

酒烏笑道:“有什么消受不了?貧道可是有道侶之人!”

“所以弟子才會釀制這般藥酒,師伯,請。”

“換上換上!”

酒烏心情大暢,將這壇大補藥酒取回,先是嘗了一小口,心底仔細分析了一陣,隨后便是仰頭灌了一大口,頓感神清氣爽!

“恰好你酒施師伯最近剛出關,貧道當真不在怕的!”

“師伯別一次性喝太多。”

“貧道是真仙,怕什么?”

隨之,兩人又是一杯觥籌交錯,酒烏已是微醉,杯盤也已狼藉。

“小長壽,說說吧,你到底是想如何算計本師伯?”

酒烏抱著酒壇挑挑眉,“本師伯這就快喝好了,馬上就要走了。”

李長壽苦笑著搖搖頭,嘆道:“其實,這次讓師伯過來,也是想請師伯幫忙。”

“哦?”

“師伯給的陣法心得中有一門九光明璃陣,弟子跟酒玖師叔研究了半個月,依然無法布成,想請師伯指點一二。”

酒烏頓時一樂,這九光明璃陣乃是他所創困陣,就算李長壽想用這陣法困住自己,這般困陣自己隨手可破。

“走,師伯去看看。”

當下,酒烏收起藥酒,與李長壽各自拿了聲影球,去丹房后方,一處空地之上。

地上有八十一面小小的銅鏡,按玄妙方位擺放,酒烏一眼就看出了結癥的所在,笑著指點了李長壽一二。

李長壽面露喜色,邁步向前,按酒烏所說調整了幾只銅鏡的方位,這八十一面銅鏡頓時閃爍光亮,困陣已然啟動,將兩人困在了其中。

周遭銀光一片,再不見樹叢花鳥。

酒烏不慌不忙,反而笑瞇了眼,言道:“長壽啊,你就打算這般算計?

與本師伯一同困在這里,就當自己出了氣?

自欺欺人可不太好。”

李長壽轉過身來,笑道:“師伯說的哪里話,師侄怎么會算計師伯您?”

話語聲中,一縷火焰突然在李長壽雙腿、雙臂上綻放。

酒烏先是一愣,而后趕忙喊道:“你咋起火了!”

“師伯,你為何……”

李長壽顫聲喊著,隨手將手中聲影球扔向了某個方位。

轉眼,他身周各處已是被火焰吞沒,身形蓬的一聲化作了一張紙人,在火光中瞬間被燃盡。

酒烏頓時雙眼瞪圓。

三昧真炎中的神炎?

天罡三十六法中的剪紙ChéngRén?

這小子,這么快就點燃了神炎?還有如此高明的神通?

不對……

酒烏猛地轉身,周遭盡皆是銀光明亮之地,此刻只剩他在困陣之中。

這小子,原來是要用聲影球污咱清白!

酒烏恍然大悟,隨之就嗤的一笑,慢條斯理地開始破陣。

“長壽啊長壽,你還是太嫩了些,你去賞罰堂告本師伯什么罪名?

嘖嘖,當真,本師伯還是高看了你的心機。

本師伯上面可是有不少好友。

更何況這陣法就是本師伯所創,能尋不到生門在哪嗎?”

言說中,酒烏幾步邁出,周遭光影迅速輪轉,從一片泛著白光之地,邁入了……

泛著金光之地。

酒烏嘴邊的笑容頓時凝固,低頭掐指推算,禁不住罵道:“怎么又是連環陣!”

他疾步邁動,迅速到了又一處星光閃爍之地;

再走,又轉回了最初銀光彌漫之地。

身形一躍而起,但沖到空中,又一頭栽在了金光彌散之地!

到此時,酒烏已經發現,此陣被改的有些超乎他想象,遁法盡皆被屏蔽,而且基礎陣勢,確確實實是他所創的‘九光明璃陣’!

這陣法是他苦心琢磨出來的,非天仙不可強破!

酒烏五尺高的道軀一震,渾身酒氣被震散,心底飛速盤算……

從長壽師侄讓酒玖托話,邀自己過來赴宴開始,這場算計就開始了!

自己抵達小瓊峰時,用仙識查看到了‘長壽師侄’正坐在那修行‘氣炎’,下意識就沒去查看‘長壽師侄’本身有無差錯!

酒宴本身就是個幌子,真正的報復是這處陣法。

因為是自己開創的困陣,自己自信滿滿地就踏入了困陣之內,卻忘記了這小子最喜歡布置連環陣!

但是……

困住就困住了,這又怎么了?

酒烏盤腿坐了下來,他是一名真仙,哪怕困住幾個月又如何?

‘這家伙,就是這般出氣的?’

酒烏啞然失笑,但笑容突然僵硬在了臉上。

好、好熱……

渾身血脈似乎在瘋狂涌動……

自己渾身上下竟開始出汗,體內一股渾濁的陽氣迅速膨脹……

糟了,是那藥酒!

勁道怎么這么足?

酒烏感覺自己的仙軀像是在燃燒一般,心底泛起了跟自家道侶恩愛時的種種畫面,急促的呼吸像是噴火一般,渾身上下開始冒出熱汗!

他立刻嘗試排空藥力,卻發現藥力已經侵入渾身血脈!

道袍下擺漸漸上揚,酒烏瞬間站起身來,弓著身子,目中滿是著急。

“長、長壽師侄!快讓我回去!”

不對!

這家伙就是要看自己這般狼狽!

忍!

必須忍!

他酒烏已是半步天仙,這點藥力還抗不過去?只要想想,施施就在住所等自己,回去之后自可!

更難受了,絕對不能想師姐!

自己更不能出丑,這家伙的聲影球還在照著自己!

隨手將自己手中的聲影球捏碎,酒烏再次打坐,飛速念動靜心訣、清心咒……

半個時辰后。

“哎我去……這是食髓知味的事,這怎么忍得住!

長壽!

長壽啊!師伯認栽了!以后再不算計你了如何!”

無人回應。

酒烏著急地團團亂轉,渾身仙力壓制著那股渾濁陽氣,在困陣之內一陣亂走。

突然間,他看到了一只木牌,木牌上寫著幾行字跡,連忙湊過去看。

這是?

“天道誓言?開口就是【感念明誓咒】?這么狠?

自此時起,不得在不經度仙門小瓊峰弟子、齊源道長之徒、李長壽師侄的允許下,安排李長壽做任何事……

不得泄露半點有關李長壽師侄的一切訊息給任何生靈、任何法器、任何工具……

不得……

嘶!可難受死貧道了唷!

這誓言內容倒是稀松普通,就是保密再加以后不亂做安排;

違背誓言的后果如此惡毒,要喪失男人雄風!”

酒烏急得一陣跺腳,卻將木牌摔在地上。

“本師伯怎么能受你這般脅迫!”

當下,矮道人弓著身子緩緩躺倒,繼續壓制那團陽氣,咬牙忍耐著。

片刻后……

這矮道人紅著眼嘶吼一聲,站起身來,攝來木牌就開始誦讀感念明誓咒,天道頓生感應,小瓊峰上空響起悶雷之聲!

數百字的誓言誦讀完,周遭大陣緩緩消散,聯同外圍大陣也盡數關閉。

酒烏扭頭尋找沒有找到半個人影,火急火燎地一躍而起,飛速沖向了破天峰方向。

“施施!

施施你千萬不要閉關啊施施”

待酒烏走后,李長壽身形緩緩自草地中冒出,拿起了自己的那只聲影球,小心地收了起來,袖袍一擺,將此地困陣融入了周遭大陣之中。

走到那木牌前,看著木牌上已開始飛速消【愛尚小說】退的字跡,李長壽露出淡然的微笑。

暫時搞定。

……

兩個月后,約定一同煉丹的日子。

“哎,小壽壽,你那個送給我五師兄的藥酒還有嗎?我四師姐說,想用幾本法術換藥酒的配方,法術隨你挑。”

“那邊還有半壇,配方我稍后整理出來給你帶回去,法術就挑威力強的就是了,”李長壽頭也不抬的回答著,繼續分理手中的藥草。

酒玖湊到角落中,“就是這個?聞著味道好古怪呀。”

“嗯,就是那個,”李長壽笑著道了句。

他剛要低頭繼續忙碌,又突然想起什么,出聲道:“這酒女子可不能亂喝,這是給男子特備的陽酒,女子喝了會出事。”

哐當!

一只木勺砸落在地上,里面還散落著少許酒液,酒玖瞪著李長壽。

“這個,喝了……會、會怎么樣?”

動作這么快的?

李長壽額頭掛滿黑線,禁不住苦笑了聲。

“嗯……也就長長胡子?大概。”

相鄰小說:從圣主開始當BOSS某咸魚的公寓日常仙吟之尸仙肌肉影帝醫士無雙我是人間斬仙客宅童話憎惡與傳奇龍之王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超神學院的宇宙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