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科幻->冥捕司->章節

第二百七十五章 廬陵王李顯(中)

熱門推薦:透視醫圣不滅龍帝劍徒之路人皇紀天下第九詭秘之主絕世藥神至尊重生遮天神醫凰后

白宇玄三人急忙跑到屋外,只見近百名刺史府的府兵已經將他們團團包圍。

一名校尉打扮的中年漢子從齊刷刷的刀槍陣中走出,指著白宇玄幾人高聲道:“大膽狂徒,你們是什么人,居然強闖廬陵王的居所,有何企圖!?”

見白宇玄三人身穿官服,校尉也不敢立刻下命讓手下將他們干掉,只能先弄清楚對方的身份和目的,再行處理。

上官婉兒掏出官徽,沖校尉高聲道:“我們是大理寺的人,奉命前往汀州調查命案,在辦案中我們發現有人企圖謀害廬陵王,這才急忙從汀州趕來保護殿下!”

“對!在趕來的路上我們還與那伙刺客遭遇過,他們手段陰險狠毒,恐怕就憑你們根本保護不了廬陵王,所以為了保護王爺和王妃,我們決定先將他們護送到房陵縣!”苗笑婷高聲補充道。

校尉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接過上官婉兒的官徽查看再三,才抬起手示意身后的軍士們將手里的兵刃放下。

“還真是大理寺的官徽,剛才兄弟們多有冒犯,還望幾位上差恕罪!”

校尉笑呵呵地沖白宇玄三人拱了拱手,然后昂起頭,態度傲慢地說:“汀州那邊出事兒我知道,刺史大人也因此才令本校尉率領一百府兵前來護衛廬陵王,這山溝背靠大山,兩側多是懸崖絕壁,只有一個出入口,再加上我們一百多號兄弟重兵把守,那伙賊子就是本事再大我看也是徒勞的,幾位大人還是回汀州,好好辦你們的案子吧!”

校尉將官徽還給上官婉兒,示意身后的軍士讓開一條道。

“要是我們不走呢?”苗笑婷高聲質問道。

“三位是大理寺的上差,我們不敢把你們怎么樣,你們是去是留我們管不著,但是我們是奉陛下旨意護衛廬陵王,沒有陛下和刺史大人的手令,王爺一家不得離開長方溝半步!”

說罷,校尉揮揮手,令身后的眾軍士散去。

負責看守的軍士人數眾多,而自己這邊上官婉兒不會武功,苗笑婷右臂中毒無法活動,能干架的只有自己和夏侯無名倆人,兩個打一百個?真硬剛起來自己這邊根本沒有半點勝算。

無奈之下白宇玄只能做出妥協,在向校尉討價還價半天后,才將他們手中唯一的軍馬借了過來。

望著苗笑婷和上官婉兒二人,白宇玄將韁繩遞到苗笑婷的手中:“笑婷,婉兒,趁現在時間還早,你們二人騎上馬速去房陵縣找房州刺史,務必讓他出示手令放廬陵王一家前往城里暫避,我們來房陵縣的事五毒門已經知曉,搞不好他們今日就會對廬陵王下手,你的行動務必要快!”

“不!我不去,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起!要去就讓苗大人去吧,畢竟她的手受了傷,去縣城里正好可以找郎中醫治!”上官婉兒一把挽住白宇玄的手臂不愿撒手。

“我也不去,在這個時候就這么走了跟臨陣脫逃有什么區別!”苗笑婷也倔強地將頭扭開。

見面前二人不愿離去,白宇玄急得直跺腳:“你們一個不會武功,一個手臂中毒受傷,留下來又有什么用,還不如速去找房州刺史要來手令,好將廬陵王一家轉移到城里!”

“白大人,那些軍士人數眾多,身手也有兩下子,這座山谷唯一的入口又被他們層層把守,易守難攻,估計就算五毒門拼盡全力也不見得能沖進來,你為何還這么擔憂呢?”

面www.tmjcob.live對夏侯無名的疑問,白宇玄轉過身沖他小聲道:“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那五毒門的人在汀州散布的活死人病毒,恐怕就是為了對付廬陵王而準備的,一旦他們真的在這山溝里用毒,那守衛廬陵王的一百守衛瞬間就變成一百個洶涌而來的活死人,到時候誰又能當得住?我讓她們去房州一是求援,二是想讓她們避險啊!”

“此話當真?!”聽到白宇玄的話夏侯無名神色也緊張起來。

白宇玄沖眼前的刀客點頭道:“我若是五毒門的人,自然會選在靠近房陵的地方研制出毒物,然后再鬧出點動靜,待成功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后,再趁機將毒物在這里散布開謀害王爺一家,到時候地方官府為了推卸責任就會上報說廬陵王是得了疫病身亡,而真相則被永遠掩蓋住!”

夏侯無名聽罷,將目光轉向了苗笑婷:“笑婷,上官大人,如果真的如白大人所言,你們還是速速離開的好!”

“我……”

“我什么我,是留下來跟我們一起等死,還是早點去搬救兵過來,你挑吧!”白宇玄打斷了苗笑婷的爭辯,大聲呵斥道。

“苗大人可以走,我得留下來!”上官婉兒跑到白宇玄身前,堅定地說。

“說說你留下的理由,若能說服我,我就讓你留下!”白宇玄雙手交叉于胸前,對眼前的女子說道。

上官婉兒望著晴朗的天空,露出勝利的笑容:“雖然距離天黑還早,但要想盡早拿著刺史的手書趕回來,馬匹馱的人就不能太多,苗大人常年在外辦案,善于騎馬,而我常年跟隨陛下左右,駕馭坐騎的本事沒有她嫻熟,若是讓我們倆都騎上馬,使得馬匹沒法全力奔跑,那不是白白耽擱時辰么?”

上官婉兒說的不無道理,要想盡早趕到,盡快趕回,讓苗笑婷一人去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不要擔心我的安危,婉兒愿意跟你一起同生共死!”

似乎看出了白宇玄心中的猶豫,上官婉兒握住白宇玄的手,目光堅定地望著眼前的嘲風衛。

時間就是生命,在眾人的再三堅持下,苗笑婷無奈地坐上夏侯無名的坐騎,全速朝溝外驅策遠去。

望著苗笑婷的背影消失在山溝外,白宇玄幾人走進廬陵王的小房中。

“王爺、王妃,還請先收拾行囊,為離開這里提前做好準備!”白宇玄沖坐在床榻上的那一對夫妻客氣地說道。

“我……我們真的要離開這里?”坐在床榻上的廬陵王李顯戰戰兢兢地望著自己的妻子。

“要真有人要來謀害我們,難道你還想留在這里等死不成?反正我不能讓兩個孩子冒險!”韋氏瞪了自己的夫君一眼,轉身去收拾家里不多的幾件衣衫。

見李顯像個傻子一樣呆呆地坐在床頭悶不做聲,只有韋氏一個人一邊招呼年幼的兒子,一邊低頭收拾,白宇玄走上前幫忙將已經又破又餿的被褥折疊起來,卻聽見一陣清脆悅耳的聲音在身旁響起:“你真的不是來殺我們的?”

相鄰小說:阿斯加德的圣騎士精靈之黑暗崛起人間苦精靈之性格大師我在火影畫漫畫18路公交車我的女友是聲優從一拳開始當英雄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板諸天大佬聊天室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