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修真->重生過去當傳奇->章節

第二百六十一章 恥辱

熱門推薦:透視醫圣劍徒之路逆天邪神詭秘之主神醫凰后三界紅包群絕世藥神遮天至尊重生

葉麟連忙過去把門子打開,然后對陳靜說道:“上來吧!咱們駕著雪橇過去。”

“嗯!”陳靜點了點頭,然后就上去了。

等陳靜上去以后,葉麟連忙把陳靜給他的衣服放進車廂里,然后把圍脖打開纏到脖子上。

“怎么樣?好看嗎?”

葉麟這話問的,讓人家陳靜怎么回答。

回答好看,有點夸自己的嫌疑,可是如果說不可能,那也不是她想要的啊!

看到陳靜的表情,葉麟拍了拍腦袋,尷尬的說道:“我感覺挺好看的,比較適合我。”

“適合你就戴著吧!”

“嗯!”

葉麟從另一側上去,然后就駕著雪橇去了新街口電影院。

到了電影院這里,陳靜說道:“咱們真的要去看電影嗎?”

“呃!這個你看著辦,我無所謂。”

葉麟還真是無所謂,再說了現在的電影也沒有什么看的,看來看去就那幾部,葉麟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估計陳靜也是一樣,所以才這么問葉麟。

“不如你帶我在DìDū好好轉轉吧!我還沒有好好看過DìDū是什么樣。”

“沒問題啊!而且我還帶了相機,可以給你拍點照片。”

“嗯!”

兩個人也就不去看電影了,而是駕著雪橇逛DìDū。

白茫茫的DìDū,比平時要好看的多,主要是看上去沒有那么破舊了,因為破舊都被大雪給掩蓋了起來。

天上飄著小雪花,給這個城市添加了一些神秘感。

“真好。”陳靜看著窗外,說道。

“是啊!真好。”葉麟接了一句。

確實是真好,如果時光一直這樣下去,也是很不錯的,可惜這只是他的一廂情愿。

兩個人來到西直門外,這里現在可沒有什么建筑,只有一個火車站,也就是DìDū北站,后世的西直門站。

除了這座火車站孤零零的座落在這里,附近全部都是荒地。

在火車站東邊有一片蘆葦湖,春天和夏天的時候,這里風景很漂亮,可是現在,蘆葦已經沒有了。

不用說,都被老百姓給割走了,蘆葦桿可以做蘆葦席,上面的毛毛可以做暖鞋。

這個年代,很多家庭是做不起棉鞋的,就有人用蘆葦毛毛做。

因為這個不需要成本,兩塊木板做鞋底,然后用蘆葦毛毛編織上面的鞋面。

當然,也是一針一線縫上去的,因為木板鞋底比較高,特別適合冬天的泥巴路。

要知道,就算是在DìDū,也是泥巴路比較多,真正的柏油路和水泥路只是在一些主要街道。

這種暖鞋穿在腳上,可是比做的棉鞋或者買的棉鞋強太多了,第一不怕臟,第二鞋底比較高,就算是雪下的比較大,也不容易把鞋漫著。

這樣的話,雪也就不容易進鞋里面。

葉麟之前就有這么一雙,是姥爺給他做的,不過那都是小時候了,葉麟已經很多年沒有再穿過。

這倒不是說他看不上,而是太麻煩。

因為已經沒有蘆葦,湖也就露了出來,這片湖一點大,最起碼有上百畝的面積。

現在湖面上結冰了,冰上又蓋上一側厚厚的雪,看上去是那么的美。

葉麟把雪橇停下來,然后和陳靜一起走了下去。

遠處就是城墻,葉麟把相機拿出來說道:“我給你照幾張像吧!”

“嗯!”

一望無際的雪海,遠處的城墻做背景,真的很美。

不光是景色美,人也美,而且是一種自然美。

這個年代的女性基本上是不化妝的,甚至說用雪花膏的都很少,特別是普通家庭,連一盒凡士林都不舍得買。

陳靜也是一樣,同樣不舍得買,還好葉麟就知道會這樣,送給了她幾瓶雪花膏。

拍完幾張以后,陳靜又背對著火車站說道:“葉麟,把火車站做背景給我拍幾張。”

“嗯!好。”

在后世,雖然西直門火車站還有,但已經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而西直門火車站也主要以地鐵十三號線為主,現在這種景色,在后世可是看不到了。

葉麟不光給陳靜拍了照,也把這些景色給拍了下來。

這這邊待了有半個小時,兩個人又駕著雪橇去了鼓樓。

鼓樓位于DìDū中軸線上、鼓樓東大【愛尚小說 更新快】街與地安門外大街交會處。

與鐘樓一起,元、明、清時為DìDū全城報時中心。

DìDū鼓樓大街古樸厚重,兩旁分布著四通八達的胡同、許多老字號商店與各種各樣老DìDū小吃

而后世的鼓樓大街已經沒有現在這種氣息了,倒是彌漫著時尚的氣息,古典與后現代的融合使鼓樓大街煥發新的生機。

“暮鼓晨鐘”使全城有序可循。

一九二四年后停止。

后世從一九九零年起,每年除夕恢復鳴鐘擊鼓。鼓樓是一座單體的木結構古代建筑物。

灰筒瓦綠剪邊,重檐歇山項,通高四十六點七米米,通面寬三十四米,通進深二十二點四米,檐下有單昂單翹五踩斗,旋于彩畫。

樓底層共有拱券式門八座;南北各三座,東西務一座。北墻東側有旁門,內有登樓石階梯,南北向傾斜四十五度,共六十級,然后拐彎向西,東西向傾斜四十五度,亦有九級,。

即攀登六十九級石階梯方到達二樓。二樓四面均有六抹方格門窗,四周有廊,寬約一點三米,帶木護欄,望柱高一點五五米,建筑面積為一千九百二十五平方米。

第三層是暗層。整座建筑坐落在高約四米的磚石臺基上,通寬為五十六米,通進深為三十三米。

南北有磚砌階梯,東西為墁坡路。

鼓樓總占地面積約為七千平方米。南側門前有石獅子一對,高約1一點二五米。

更鼓,為報時器具,置于鼓樓二層上,有二十五面,其中,大鼓一面、小鼓二十四面(以代表一年二十四個節氣)。

在后世,僅存大鼓一面。

葉麟之所以來鼓樓,就是想把這些給拍下來,要知道在后世可是看不到了。

這面大鼓鼓面直徑約一點五米,是用整張牛皮蒙制的,但鼓面已是刀痕累累,是清光緒二十六年,八國聯軍侵入DìDū時小鬼子軍隊所為。

當年鼓樓擊鼓報時,有一定的規律。

每晚七時“定更”,擊鼓兩通,共一百零八聲,以后,每個更次都擊鼓兩通一百零八聲,直至五更(晨五時)擊最后的“亮更”鼓。

擊鼓也有一定的節奏,至今,DìDū仍流傳著“緊十八,慢十八,不緊不慢又十八”之說。

鼓樓上原有銅壺滴漏一座,但早已遺失無考。

載,“鼓樓之銅刻漏制極精妙,故老相傳,以為先宋故物,其制為銅漏壺四:上曰‘天池’,次曰‘平水’,又次曰‘萬分’,下曰‘收水’。

口安撓神,設機械,時至,則每刻擊鐃者八,以壺水滿為度。

涸則隨是增添,冬則用火溫之。”

民國以后,鼓樓曾改名為“明恥樓”,在樓上陳列了一些圖片和模型等實物,展示八國聯軍攻入DìDū后屠殺和搶劫的情形,供人參觀,以示不忘國恥。

以后還曾先后辟為“京兆通俗教育館”、“第一民眾教育館”等。

DìDū建鐘樓,始于元至元九年(一二七二年)。鐘樓舊址為元代萬寧寺中心閣。明永樂十八年(一四二零年)建,在現基址上重建鐘樓,但不久即遭火焚毀,清乾隆十年(一七四五年)重建。

筑于高大的磚石城臺上,灰筒瓦綠剪邊歇山頂,四面開券門,高約三十三米,全部磚石結構,精致堅固。以后又曾多次進行修繕。

“葉麟,這里好漂亮啊!”

“漂亮嗎?”

說實話,葉麟還真沒有看出來,因為他看到的是恥辱,看到的是八國聯軍在這里做的惡。

“你先四處看看,我先拍點照片,一會再給你拍。”

“嗯!”

在后世,經過幾番修繕,這里已經大變樣,最起碼那二十四面小鼓沒有了。

所以葉麟要把這里記錄下來,以后還可以拿出來看看。

一直到天快黑下來,兩個人就一直在這里待著。

葉麟也拍了不少照片。

葉麟看了一眼手表說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嗯!”

把陳靜送回去以后,葉麟也就回去了,今天是小年,他也不可能在外面吃飯。

也是因為這個,他也沒有讓陳靜去家里吃飯,而是自己把她送了回去。

葉麟到家的時候,李冉剛把飯做好,看到他回來,說道:“兒子,去洗手吃飯。”

李冉甚至都沒有問他一下午干什么去了。

這也是對葉麟放心,如果是別的家長,孩子跑出去一下午,回來絕對會問東問西,可是李冉沒有。

“噢!好。”葉麟答應一聲,拿著臉盆就出去了。

現在天冷,他要先打點涼水,然后再進屋加點熱水,這樣洗手洗臉比較舒服。

洗完手以后,葉麟還是沒有吃上飯,因為他要先給劉奶奶送飯過去,回來才能吃。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葉麟剛出了后院,就看到胡老摳蹲在他家門口吃飯。

人家喜歡蹲在門口吃飯,葉麟才不會管那么多,雖然胡老摳凍的發抖。

“二傻,今天你們家出油了?”

相鄰小說:劍從天上來無限之神話逆襲龍王大人在上洪荒之天帝紀年絕對一番新紀元119年不合格的大魔王我在華山刷副本白蛇再起從前有間廟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