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修真->重生過去當傳奇->章節

第二百六十章 選擇

熱門推薦:超級兵王劍徒之路詭秘之主逆天邪神天下第九透視醫圣神醫凰后至尊重生不滅龍帝三界紅包群

這絕對不是開玩笑,所以說陳靜太了解葉麟了。

既然葉麟讓二姐去街道上班,那么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說實話,之前她也不一樣讓二姐去掃大街,可是在知道葉麟的意思以后,她馬上改變了主意。

“小靜,你怎么也……你剛開始可是反對的啊!”

“我改變主意了不行嗎?”陳靜笑了笑看著二姐。

陳靜說這話的同時,心里也在說道:二姐,我這都是為了你好,如果這件事是別人說的,我可以不當回事,但這件事是葉麟說出來的,那么我就不能不當回事了,你是不知道葉麟有多妖孽啊!要不然根本不需要我說,你自己就去了。

有時候對一個人太了解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像現在的陳靜,葉麟一句話,就讓她有點提心吊膽。

當然,同時還很慶幸,如果今天葉麟沒有說這件事,以后很可能會發生什么大事,而且是讓她和家人都后悔的事。

“小靜,咱不帶這樣的,你看這樣行不?我不去街道,以后我要上班了,我多給家里拿錢。”

“不行,再說了,打掃衛生也是上班,雖然說一個月沒有多少錢,但也是一份工作。”

其實打掃衛生和去工廠上班工資是一樣的,剛去的時候都不多,只有十幾塊錢,等成為正式工以后,每個月同樣拿三十七塊五。

只不過去工廠上班好聽一些,而打掃衛生聽上去不好聽,而且還讓人看不起。

這很正常,就算是在后世,不還是有一些自以為是的人罵臭掃大街的嗎?

葉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如果沒有那些掃大街的,他們可能每天都生活在垃圾堆上,還有什么臉去罵人家。

工作只是一份職業,不分高低貴賤。

當然,這只是很少一部分人想的,大部分人來說,還是很在乎這個的。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如果陳靜www.tmjcob.live的二姐去街道上班了,掃大街,等她相親的時候,對方知道她是掃大街的,就算是正式職工,估計也不會很樂意。

雖然說她也不比在工廠上班的那些人賺的少。

人就是這樣,有時候嘴上說不在乎,可是心里還是很在乎的。

但是就目前來說,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就算是去掃大街,那也比上山下鄉好吧!

再說了,只要留在城里,就有機會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六八年十二月,毛爺爺下達了“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上山下鄉運動大規模展開。

六八年當年在校的初中生和高中生(六六.六七.六八年三屆學生,后來被稱為“老三屆”),全部前往農村。

知青被人們歡送踏上遠去的列車的時候,是一身軍綠色服裝,有軍帽但無相徽、領章,胸前一朵鮮紅的大花,垂下的絹條上印著“光榮”兩個字。

知青們不僅自備軍帽、軍挎包,還要在“軍挎”上鄭重地繡上鮮紅的“為人民服務”五個大字。

軍服已經普及,神秘感便轉移到軍服的真假之上,發展到極端時,馬路上常有突然的“搶軍帽”**發生,當然這必是被識貨的人看出是真軍帽。

文***命中,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總人數達到一千六百多萬人,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來到了鄉村。

這是人類現代歷史上罕見的從城市到鄉村的人口大遷移。全國城市居民家庭中,幾乎沒有一家不和知青下鄉聯系在一起。

上山下鄉的目的地很多,包括云南、貴州、湖南、內蒙古,黑龍江等地。政府指定“知識青年”勞動居住的地方,通常是邊遠地區或經濟落后、條件較差的縣。

這一做法很快就成了既定政策。在當時,有一部分青年是“滿懷熱血”地投入到這場運動中,所謂“滿懷豪情下農村”,“緊跟統帥毛爺爺,廣闊天地煉忠心”。

一些人為表示扎根農村的決心,甚至咬破手指寫下血書;有的到**廣場、烈士紀念碑前宣誓:有的不顧父母反對,從家里偷出戶口簿辦理遷移手續。

但更多城市青年是被強制離家、遷往農村的。

與其在城市的生活相比較,知青們普遍感覺在農村生活很艱苦。

“上山下鄉”的知青當中,大部分是到農村“插隊落戶”,但還有一部分雖然也是務農,過的卻是“生產建設兵團”的準軍事化生活,他們的狀況與“插隊知青”有很大不同。

知青在貧困的農村地區,當然無法繼續接受正常的知識教育,文化生活也幾乎沒有,但他們干農活也很賣力,為建設農村、建設邊疆出大力、流大汗。

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離開了城市,城市里工作的機會當然也就多了,到那個時候,隨便就可以換個工作。

說白了,之所以有上山下鄉這個運動,還是因為人口太多,沒有就業機會,只能讓他們到農村去。

不要以為這就是全部,并不是,這說的只是六八年這一次而已。

從五幾年開始,就有上山下鄉的知青,不過很少,從六六年開始一下子多了起來。

六八年走的只是六六,六七,六八年這三屆,六六年還走了一大批。

從剛開始到結束,一共有六千多萬知識青年上山下鄉,老三屆只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二姐,其實這也只是一個過渡,先在街道上干著,這樣的話,有什么好位置你也能早點知道不是!”

“呃!”聽到葉麟這么說,二姐愣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這倒也是,那好吧,我去。”

“這就對了嗎?家里人還能害你不成?”老太太說。

“奶奶,這好像有點不對啊?不是說我的嗎?怎么讓二姐去了?”三哥這時候問。

“行了,你不是不去嗎?再說了,你二姐年齡比你大,就算是輪,也是先到她。”

“呃!那好吧。”

二姐工作的事說完了,陳靜這時候看著葉麟問:“你怎么這個時候來了?”

“我在家也沒什么事,想著你這邊應該缺花生瓜子,就送了一些過來。”

“花生瓜子?”聽到花生瓜子,三哥的眼睛亮了一下,連忙看向葉麟拿過來的那個袋子。

“我已經買了。”陳靜指了指她剛才放下的籃子。

“我知道,不是少嗎!”

一個人只有半斤帶殼的花生,還有二兩瓜子。

就算是陳靜家人口多,也沒有多少,再說了,人口多和人口少沒有什么區別,因為是按人頭算的。

就算是有一百口人,不還是一個人就那么多。

“這些都是嗎?”三哥來到葉麟拿過來的那個袋子前問。

“不全是。”葉麟站起來走過去。

把袋子打開,從里面把給陳靜買的衣服拿出來,說道:“剩下的都是了。”

一套衣服能占多大地方,葉麟也真是的。

“給你,我姐她們去買衣服的時候,多買了一件。”

還好葉琪不在,要不然她會感覺到很冤枉,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買衣服。

“呃!”陳靜看了葉麟一眼。

有點哭笑不得,因為葉麟每次用的都是這個借口,而這個她早就已經問過葉琪。

用葉琪的話說,根本沒有那么回事,什么都買的,是特意讓買的。

不但如此,有很多她根本就不知道,是葉麟自己去買的。

“謝謝。”

陳靜把衣服接了過去。

“不客氣!”葉麟撓了撓頭說。

“你等一下。”陳靜說完,拿著衣服就出去了。

葉麟知道,她是回她屋里去了,陳靜和奶奶并沒有住在這里,而是在院子里的那間小房里。

陳靜出去的快,回來的也快,同樣手里拿著東西。

“給你!”

“呃!給我的?”葉麟指著自己的鼻子問。

“嗯!衣服是我自己做的,圍脖是我自己織的,沒有買的好,你別介意。”

“不會不會,謝謝。”葉麟連忙接了過來。

這可比買的貴重多了,要知道這可是陳靜自己做的衣服啊!

還有圍脖,那可是陳靜一針一針織出來的,這可是比花錢就能買到的珍貴太多。

“跟我還客氣。”

“呃!”葉麟撓了撓頭。

“小靜,葉麟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們出去玩玩吧!看個電影,或者找個地方吃點東西。”老太太這時候說道。

“看電影?我也去。”二姐眼睛一亮說。

“你給我老實的待著,怎么哪都有你。”老太太瞪了一眼二姐。

“呃!我也想看電影。”

聽到二姐的話,老太太又瞪了她一眼說道:“想看電影容易啊!你也要找一個陪你看電影的人啊?”

老太太這話,二姐沒有什么感覺,但是葉麟和陳靜臉一下子紅了,特別是陳靜。

葉麟的臉皮比較厚,只是臉紅了一下,并沒有別的感覺。

看到葉麟沒有反對,陳靜說道:“走吧,咱們出去走走。”

“噢!好。”

兩個人從屋里出來,來到大雜院外面。

葉麟的雪橇就在大門口停著,也就是說,陳靜在沒有進屋之前就知道葉麟來了,怪不得她問的不是你怎么來了?而是你怎么這個時候來了?

相鄰小說:劍從天上來無限之神話逆襲龍王大人在上洪荒之天帝紀年絕對一番新紀元119年不合格的大魔王我在華山刷副本白蛇再起從前有間廟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