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修真->橫掃大千->章節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三種方式

熱門推薦:詭秘之主不滅龍帝透視醫圣超級兵王劍徒之路遮天絕世藥神至尊重生天下第九神醫凰后

“破碎......”

靜靜佇立原地,陳銘的眼眸深邃。

金色的石碑之上,并未記載著更高層次的內容。

這并非是留下此碑的人未曾達到,而是沒有那個必要。

按照石碑之上的說法,到達了破碎這一步,武者僅憑自身,就足以擊開兩界通道,足以憑此飛升至另一個大世界中。

也即是所謂的玄界。

“原來如此.....”

站在原地,陳銘陷入思索。

從眼前石碑之上的記錄來看,想要擊破兩界通道,飛升至另一個世界,方式其實并不止一種。

在石碑上記錄的訊息中,陳銘至少知曉了三種方式。

第一種方式,便是搜尋兩界界點,通過已有的兩界通道直接進入,以此進入到另一個大世界中。

這種方式,是上古時的主流,如今自然不可行。

因為伴隨著元氣衰退,此界的武者如今越來越弱,慢慢的,原本開辟出的兩界通道也失去了原本的作用,如今只是一片廢墟而已。

至于第二種方式,就是如陳銘之前所知的那般,集齊三位以上的巔峰尊者之力,以此擊破兩界通道,開辟出一個臨時性的通道,強行橫渡。

第三種,便是晉升化靈第三步,自身抵達破碎之境。

屆時,不必合多人之力,僅憑自身一人之力,便足以橫渡。

這也是這個境界之所以被稱之為破碎的原因。

嚴格上來講,這第二種與第三種方式,其實都屬于同一種。

集合三位巔峰尊者之力,這種獨特的方式,僅僅只是因為自身之力不足,才嘗試著進行的一種手段罷了。

透過這種方式擊破兩界通道,不僅有著風險,而且也十分危險。

擊破兩界通道,只身橫渡虛空,這種事情,原本是破碎這一層次才能做到的事。

相對而言,巔峰尊者雖已接近破碎,但畢竟不是破碎境,強行橫渡虛空,極容易遭受意外,因而風險極大。

靜靜站在原地,望著眼前石碑上閃爍著的金色光輝,陳銘陷入了思索。

明悟了眼前石碑之上的訊息之后,集齊三位尊者便不再是他唯一的選擇。

只要晉升破碎,哪怕世間皆寂,只剩下他一人,也足以擊破兩界通道,抵達那另一個世界。

明悟了這一點,他決定進行嘗試,不再被動的等著其余人晉升,而是做好了兩首準備。

他一面等到著后來人晉升,化為巔峰尊者,一面也準備向著破碎沖擊,試圖讓自身更進一步,佇立在破碎的層次之上。

老實說,這一點十分困難。

他雖已是巔峰尊者,體內唯一真種已然誕生,看似距破碎只有一步,并不那么遙遠。

但如今的天地早已不適合修行,唯一真種孕育之間,需要種種天才地寶來滋養,使自身本源成長,達到足以破碎的地步。

陳銘想要在這種情況下晉升,又談何容易。

當然,陳銘之所以能這么想,自然也有著把握。

這個世界的元氣雖然枯竭了,但其他世界卻未必如此。

以神通天心之力,去往其他世界中,未必不能獲取晉升之資糧。

一念至此,陳銘轉身,望向一旁的老者。

從開始到如今,不知不覺間,他在此地已經待了整整一年時間。

在這個過程中,眼前的老者始終佇立不動,就這么愣愣的望著遠處的金色石碑,不知道在思索著什么。

而此刻,伴隨著陳銘起身,眼前的老者終于有了些反應。

“你要走了?”

望著眼前起身的陳銘,他木然的轉過身,雙眸中的迷惘似乎消退了些,望著陳銘開口說道。

伴隨著他的開口,他臉上的迷惘漸漸消退,一張蒼老的臉龐上,一點血色浮現,看上去漸漸恢復了正常。

“是的。”

陳銘點頭,隨后深深的望了老人一眼。

眼前的老者狀態十分特殊,在陳銘的感應中,這位老者在此地佇立,隱隱與此地融為一體,像是眼前這眾多石碑的一部分。

“你的身軀狀態很糟糕,肉身枯竭,壽元已經耗盡了。”

靜靜站在原地,觀察了一會后,陳銘臉色平靜,開口說道。

眼前老者的狀態的確非常糟糕。

按照陳銘的看法,對方的壽元應當早已經耗盡了,體內最后一縷生機都泯滅掉,按照常理來說,早該死去的。

但在對方體內,卻有一股獨特的力量流轉著,硬生生吊住了對方的性命,讓其不至于隕落,反而仍然活著。

而那種獨特的力量,與眼前金色石碑中所流轉的那股力量極其的相似,乃是同一股力量。

“是的,按照常理而言,我早該死的。”

【愛尚小說 更新快】

對著陳銘,老者先是沉默,隨后開口:“是這塊石碑的力量保住了我,讓我不至于死去,但同時,我也不能離開,被動的成為了此地的守護者。”

原地,老者如是說道。

他的確早就該死的,但是最后卻沒有死。

原因不是其他,正是這塊金色石碑。

眼前金色的石碑有靈,自發的選擇了他作為此地的守護者,因而主動將其護住,不使其凋亡。

但作為代價,他也被約束在了此地,無法離開。

原地,陳銘臉色平靜,望著老者,最后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你將要離開,可否替我辦一件事?”

望著陳銘,老者繼續開口,如此說道。

他拜托陳銘,出去之外若有余力,照料一下他的后人。

作為回報,他愿意將自身畢生所學交出。

在交談中,陳銘也知曉了老者的名字,為顧商,號為顧尊者。

對如今的陳銘而言,對方所拜托的這件事僅僅只是舉手之勞。

于是,他點了點頭,答應了這件事。

對此,顧商深深的松了口氣,按照事先的約定,將自身的武學盡數交給陳銘。

到了陳銘如今的層次,尋常武學對其已經沒有太大作用,但尊者的一身所學何等之浩瀚與精深,其中有些武學之理念,令此刻的陳銘都為之感到觸動,有了些全新的體悟。

哪怕對陳銘而言,這也是難得的收獲。

將自身的一身所學交予陳銘,顧商的臉色再次變得麻木,一雙眼眸中也透著些迷惘,又恢復了此前的狀態。

靜靜站在原地,望著他的模樣,陳銘搖了搖頭,隨后也沒有多說什么,直接轉身,從原地離開。

顧商的族人并不難尋。

作為尊者的后裔,哪怕在顧商失蹤,疑似隕落之后,他們盡管變得落魄了許多,但同樣也散步各地,算是一個大族。

陳銘將這一族的人尋回,安置在陳國帝京之下,又讓人教授其習武,每年給了一些進入武院的名額,算是對顧商的回報。

隨后,他不再外出,就這么靜靜待在陳州,在此地修整了一段時日,教授了一番陳氏的后輩子弟后,才獨自一人走入寬敞的閉關室,開始閉關。

安靜的靜室之中,陳銘獨自一人走入,走到了靜室的中央。

眼前的房間看上去布置的十分精致,周圍的空間很大,而且四處上下,都有一顆顆透著神光的原珠點綴。

那是元氣的凝聚,其中蘊含了龐大的元氣,僅僅是一顆,若是放到外界,在此世都足以引起一場慘烈的廝殺。

但此地卻掛的到處都是,像是不要錢一樣。

元氣在此地凝聚,沸騰。

在這種環境之下,陳銘默默的走到靜室中央,緩緩閉上了眼。

相鄰小說:武俠諸天行少俠請開恩截教次徒帶著武俠闖霹靂我奪舍了東皇太一我是洪荒第一人夢魘侵蝕我在江湖養女帝重生之獨步江湖武林神話系統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