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修真->九天->章節

第三百二十二章 該出手了

熱門推薦:至尊重生逆天邪神三界紅包群神醫凰后不滅龍帝天下第九遮天詭秘之主絕世藥神人皇紀

血海滔天,殺意滾滾,到了這時候,場間的整個局勢,幾乎已經達到了某種雙方都下不來臺的局面,一方殺人,一方被殺,無論是哪一方,似乎都被架到了火上在烤……

方貴其實不是一個喜歡殺人的人,除了一開始盛怒之下,也是被人逼到了死角,為了自保,不得不殺人之外,后面連殺了幾個之后,他很快便覺得厭倦了,一個個活蹦亂跳的生命就這么被自己一手捏死了,有什么好玩的,還不如把他們吊起脫光了衣服打屁股呢……

所以他才在殺了幾個人之后,便立時去問對方:“認輸還是死?”

在他面前,尊府血脈只有這兩個選擇。

因為他這一戰,便是為了證明北域修士不弱于尊府血脈,便是為了擊敗所有的尊府血脈,所以他可不殺人,但尊府血脈一定要認輸才行,只是他沒想到,尊府血脈居然如此硬氣,面對著這個問題,他們或是羞惱、或是狂怒,皆大聲的斥罵著方貴的癡心妄想……

那方貴只有出手殺了他們!

這就像是雙方都在梗著脖子較勁,對方明明已經怕了,也不肯松了這股子勁,而方貴也只能撐著這股子勁,哪怕他現在其實已經殺人殺到手都開始發軟,也只能硬著頭皮往下殺!

“可惡……可惡……”

“短短半天時間里,起碼有我三十位尊府血脈,命喪那小兒之手……”

“此等惡跡,實乃尊府近百年以來第一大狂徒劣跡,還不出手殺手,更待何時?”

“……”

“……”

山腰里,山腰下,不知有多少人憤然大叫了起來了,遠遠的指著魔域戰場之中的方貴喝罵,但出人意料的是,此時山巔之上的尊主,偏偏就像是沉默了一般,對那魔域戰場里面發生的事情視而不見,周圍的諸方神衛,也仍只是牢牢守在了各自區域,無人擅動半分。

仙臺之上的玄崖中月等人,已幾番想要出手,但卻被白天道生攔下了,他這時候仍顯得十分淡定,眼觀鼻,鼻觀心,冷漠里透出了一股子狠辣來,淡然道:“尊府與北域,一者為主,一者為奴,雙方本就不可調和,只是為了讓那些北域修士心里舒服些,才會賜予他們和我們一樣的身份,沒想到,這倒使得我們一些尊府血脈,也因此糊涂,分不清其間界限了……”

“這一次的事情,還沒有鬧到最大,撲殺那小鬼,簡單,斬殺那些廢人,也簡單,但如何將那些心懷異動的北域修士一網打盡,又如何讓雙者各自明白自己的身份,才是最難的!”

“為此,三十條性命雖多,卻也在可以接受的程度之內!”

“……”

“……”

“殺,殺了那北域的小狗……”

“犯我尊府神威者,皆需付出代價,誰也不例外……”

而尊主與白天道生等人未動,卻有許多其他的尊府血脈動了,他們如何能看得下去方貴對尊【愛尚小說 更新快】府血脈大殺特殺,一個個憤怒不已,大聲呼喊著沖進了戰場,這時候魔域戰場之中,已是一場混亂,卻也無人講什么規矩與道義了,反正沖進了場里,便立時大開殺戒是了。

一條條的人影,一片片的人群,一叢叢的怒火,爭廂涌進了魔域戰場。

這片戰場,對方貴來說,敵人倒像是成了殺之不盡,戰之不絕的一般,如此多的敵人迎了上來,便是自己不會敗,那也不知道戰到什么時候去啊,尤其是廢人巷修士們,甚至是郭清師姐,皆有一個特點,那便是初戰驚艷,后勁不足,在這樣的車輪戰里,他們極為兇險。

而眼見得一片一片尊府血脈沖進了戰場,外圍的北域修士之中,也有不少人露出了憤怒而驚愕的表情,不過直到此時,還是無人敢斥責尊府血脈,也無人敢站出來公開反對!

“既然你們叫人,北域修士卻無人,豈不是丟了面子?”

方貴心念電閃之間,忽然飛身上了半空,眼睛向著外面一掃,冷喝道:“尊府血脈有膽子戰,北域修士便差了這膽子么?吾同谷修士何在?曾與我并肩作戰,斬妖除魔之輩何在?曾與我歃血為……燒黃紙斬雞頭的好兄弟們何在,還不速入戰場中來,為我北域而戰?”

這一番話,雖有些不淪不類,倒也真個豪情萬丈,激蕩四方。

“嘩”一聲,外面人群里,頓時有無數人變了臉色,便如陸道允、玉景靈等人,他們臉色皆有些發苦,心里如何能不明白,這是里面那位爺敲打他們,要他們入場呢……

什么并肩作戰,當時不是被你逼的嗎?

什么斬妖除魔,完全是趕鴨子上架好嗎?

至于歃血為盟……那是被拉上了賊船根本下不來了吧?

他們心里一陣無奈,但遠遠的彼此對視了一眼,卻也只能心一橫,他們聽出了方貴話里的威脅之意,想必那小鬼已自知必死了,那么臨死之前,把自己這些人跟著他干的那些殺惟宗新、斬紅袍惡鬼的事情,任何一件抖落了出來,那可都是要誅九族的大罪啊……

既然如此……

他們也是心里有決斷的,權衡利弊最是拿手,都不用考慮太長時間。

玉景靈第一個咬牙,跳了出來,叫道:“我愿領教尊府秘法!”

隨著他聲音大喝響起,立時便帶了四五個人,急急向著云國戰場之中沖了過來,正是當初與他一起被卷入了這件事情里面的同伴,這時候倒是一個不少都來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去!”

緊接著,便是陸道允,他一咬牙,也沖了過來。

后面的趙虹大吃了一驚,急忙扯住了他的袖子,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陸道允緩緩搖搖了頭:“還有別的辦法么?”

說著這話時,他便也與魏龍江、齊遠圖等人,也皆長身而起,暗自咬牙道:“就當是為張明君道友出一口惡氣吧……”

“北方神殿路崖,愿領教尊府血脈高招!”

“東方神殿云瀟子,愿領教尊府高招!”

“北方神殿莫通兒,愿領教尊府高招……”

“……”

“……”

也就在此時,只見得人群之中,聲音層起層落,足有五六人應了聲,每人都又帶了三四人或四五人,倒也一時又有二三十人位北域修士沖進了場間,周圍旁邊之人,自然不知道這里面的小秘密,倒是一時有人驚嘆,有人驚喜,更是有人大受鼓舞,拼命叫起好來。

“嗯,差不多都進來了,看樣子都不笨……”

方貴搭眼一掃,人來的還算齊整,心里比較滿意,便準備轉身認真應戰,卻沒想到,到了這時候,居然還沒有結束!

“北域黎大洪,領教尊府高招……”

“北域修士蕭厭南,特來領教尊府高招……”

“北域修士天北真水湖緲縹峰首徒赤霞谷之主**真法惟一傳人一掌斃雙妖單劍斬魔靈人稱玉化飛煙了無痕天長海闊云自……”

“……”

“……”

那些北域修士,居然還在不停的進來,而且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初時還可以自報家門,到了后來,便見得時時有人越眾而出,沖向了魔域戰場之中,聲音混在了一起,已讓人聽不真切了,只能看到盞茶功夫里,起碼又有近百位北域修士,在這時候沖進了戰場中來……

“什么鬼?”

方貴看著這一幕,都不由覺得有些懵了。

“騙人還騙出真的來了?”

他有點難以置信,但看著那些人臉上的激憤與熱血,又不得不承認,這些人居然真的是被玉景靈等人被自己號召,沖進了魔域戰場的一幕所引動,沖了進來幫忙的……

方貴臉上的意外漸漸變成了喜色:“這才有點意思啊……”

而于此同時,魔域戰場之中,規模居然真的如同白天道生之前所言,再次擴大了數倍,隨著雙方都有人源源不斷的加入,已赫然成了數百對數百,當然這個具體的數量而言,北域修士是大為不如的,只是起碼一眼看去,雙方的人數,已經不至于一邊被另一邊碾壓了。

“殺……”

混戰至此,那還有什么好說,雙方人馬沖進了戰場,立時殺氣騰騰,戰在了一處。

人數愈多,愈是難以分出勝負,場面混亂,一片膠著!

方貴此時重新來了興致,再次到處大殺特殺了起來,專挑看起來有本事的人下手,見面先是魔山砸一腦袋,然后太乙劍氣卷去,再不去便火燒土淹,五種花樣變著伺候人。

而有了他在人群里穿插騰挪,倒也真個使得人數其實仍然比尊府血脈少了不少的北域修士一方沒有潰敗,反而很快穩了下來,隱隱有反擊之勢,方貴見得這一幕,心里已是暗暗發狠:“無論如何,如果這一次我將這些人也全都拿下來了,白天道生總該出手了吧?”

只是他不知道的,在這時候外圍的仙臺之上,白天道生冷眼看著魔域戰場里面的一幕,臉色似乎終于滿意了些,他輕輕點了點頭,向玄崖古月道:“該是我們出手的時候了……”

相鄰小說:我可以無限升級升級從主播開始自完美世界開始大符篆師韓四當官道觀養成系統我不想當老大我真是學神我真不想躺贏啊廢土指揮官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