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玄幻->萬古神帝->章節

第六百五十九章 高手如云

熱門推薦:道友請留步之鴻蒙紫府飼養全人類極品殺手縱橫都市隱婚萌妻寵上癮地球唯一修士重生之黑暗紀元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超級大中華全職國醫都市特種兵

兩儀宗乃是東域的萬宗之首,幾乎每一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從天南地北趕來拜師。每一年,三宮七十二院都會各自挑選出一兩個出類拔萃的天才,用來重點培養。

也就是說,每一年,兩儀宗都會挑選出一兩百個重點培養的人才。

百年下來,必定會出現很多杰出的天驕,如此一來,圣傳弟子里面,自然也就是藏龍臥虎,高手如云。

“嘩!”

就在這時,一道紫色的劍光,從遠處飛來,到達古神山的山門外才停下。

那是一柄七米長的紫色古劍,懸浮在離地十丈的位置,一道道紫色電光圍繞劍身轉動,發出“哧哧”的聲音。

紫色古劍的上方,站有一個人影,看上去二十八、九歲的樣子,身上的道袍穿得相當整潔,目光中露出睥睨的光芒,給人一種俯視眾生的感覺。

“紫剎劍,莫非是秦宇凡回宗門了?”

“這個變態,估計也是回來參加劍道比武,也不知他的修為達到何等程度?”

……

古神山的山門外,諸位圣傳弟子的目光,全部都盯在那柄紫色古劍上面,有人露出崇拜的眼神,也有人的臉上浮現出敬畏的神情。

張若塵的目光,也盯向站在古劍上方的男子。

能夠御劍飛行,就說明他的劍道境界,達到劍心通明。

更何況,上清宮中,布置有禁飛的陣法,一般來說,只有半圣才能在上清宮飛行。

可是此人,居然也能夠在上清宮御劍飛行,一直到達古神山下,由此可見,此人的實力,肯定是相當厲害。

張若塵問道:“他是何人?”

穆吉吉的眼中,露出敬畏的神情,道:“林老大,你居然連他都不認識?此人名叫秦宇凡,二十年前,《黃榜》、《玄榜》、《地榜》,三榜第一。即便是最難的《天榜》,他也曾經達到過第三,堪稱是兩儀宗的絕代天驕。”

“我拜入兩儀宗的時候,他剛剛達到《天榜》第三,一夜之間,名震東域,成為那個時代最炙手可熱的天才之一。算一算時間,他成為了圣傳弟子,已經有十八年。”

“十八年過去,也不知他的修為,達到何等程度?”

張若塵盯著秦宇凡,道:“魚龍第八變。”

穆吉吉道:“以秦宇凡的實力,必定成為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的第一名。”

荀花柳搖頭一笑,道:“秦宇凡的實力的確很變態,可是,想要拿魚龍第八變的第一名,恐怕還是有一些難度。就我所知,至少有兩個人,能夠與他一較高下。”

張若塵報名參加的是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當然就對魚龍第八變的高手很感興趣,問道:“哪兩個人?”

荀花柳道:“先天通明,齊霏雨。”

“血劍,蠶冬。”

聽到荀花柳說出這兩個名字,穆吉吉也跟著點了點頭,“齊霏雨是兩儀宗的四大美人之一,更是一個與兩儀宗頗有淵源的中古世家的傳人。”

“據說,她還沒出生的時候,就有人使用秘法,將自身的劍意之心,打入她娘親的胎腹。她一出生,就已經是劍心通明的劍道境界,因此就被稱為‘先天通明’。”

“可以說,她的起點,就已經將我們遠遠的甩開。”

修煉劍意之心本就相當不易,對于一個修士來說,簡直比命還有重要。也只有那些古族,為了培養傳人,才會有人做出這么瘋狂的事。

荀花柳道:“至于蠶冬,他的天賦,沒有秦宇凡和齊霏雨那么逆天。但是,這個人卻相當狠,修煉起來狠,對自己也極狠。”

“修煉《血劍經》的死亡率達到九成,任何人都不敢去修煉,他卻冒死修煉。最終,他成為萬年以來,兩儀宗第一個將《血劍經》修煉成功的人。”

穆吉吉臉色凝重的道:“此人是一個劍癡,除了劍,他對任何東西都不感興趣。”

“因為資質有限,蠶冬一直到三十八歲,才突破魚龍境,成為圣傳弟子,比我們也強不了多少。”

“但是,成為圣傳弟子,他就前往墟界戰場歷練,三十多年過去,不僅沒有死在墟界戰場,反而憑借赫赫戰功,積累起龐大的軍功值。軍功值的數額,甚至超過一些半圣。這是多么變態的一個人,只是想想都讓人覺得可怕。”

張若塵抿了抿嘴唇,道:“蠶冬的資質,雖然并不驚艷,但卻是靠自身的努力,一步一個腳印積累起來。先天不足后天補,這種人,才是真正的可怕。”

“只要修為積累到一定程度,他就能水到渠成的突破到半圣境界。但是,秦宇凡和齊霏雨想要突破到半圣,絕對要比他艱難得多。”

張若塵自己也是天資不足的人,甚至遠遠不如蠶冬,所以,他很能理解,想要追上天才的步伐有多難。

當然,他比蠶冬幸運很多,擁有別的天才不具備的一些東西,所以,修煉速度才比蠶冬快。

算一算時間,蠶冬已經修煉六十年,也不知他的實力,達到何等驚人的程度?

穆吉吉嘆了一聲,道:“林老大,你參加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真的是一個錯誤的選擇。除了秦宇凡、齊霏雨、蠶冬意以外,至少還有十多個厲害的人物,其中有一些老家伙已經修煉一百多年,既沒有死,又沒能突破到魚龍第九變,這種人僅僅只是百年來的修為積累,就足以在同境界與圣體叫板。”

荀花柳道:“為了琉璃寶丹,這些老家伙估計也會一一跳出來,與年輕人爭搶。”

張若塵卻顯得無所謂,笑了笑,道:“老一輩的修士,能夠花費大量時間,修煉出頂尖級別的武技。他們的劍道境界與自身對力量的掌控,也一定遠超年輕武者。但是,他們畢竟老了,血氣已經開始衰退,身體開始僵化【愛尚小說 更新快】。到底誰輸誰贏,誰知道呢?”

穆吉吉和荀花柳當然不相信張若塵能夠與魚龍第八變的修士抗衡,更不會相信,他能夠與魚龍第八變中的強者一較高下。

“快看,蓋昊和龐龍來了!哈哈!若不是待會要去闖古神山,真想現在就去和龐龍戰一場。”

荀花柳開始摩拳擦掌,一副躍躍一試的樣子。

最近,荀花柳的修為大進,已經達到魚龍第一變的巔峰,自然是自信心爆棚,很想再和龐龍戰一場,從而一雪前恥。

張若塵的目光,卻盯在蓋昊身邊另一個男子的身上,此人看上去三十歲出頭的樣子,長相頗為不凡,兩只耳朵十分巨大,一直垂到肩膀的位置。

那個男子似乎感受到有人在看他,于是,轉過身,一雙十分銳利的眼睛,盯在張若塵的身上,冷峭的笑了笑。

看到那個男子的正面,荀花柳頓時身體一震,就像是遭受雷擊了一樣,道:“居然是他,我怎么把他給忘了!”

張若塵問道:“他是什么人?”

“此人名叫許長生,上清宮的圣傳弟子,天資比龐龍還要高一些。他的實力相當強橫,曾經以魚龍第七變的修為,擊敗過魚龍第九變的修士。”荀花柳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魚龍第七變?不,他的修為,已經達到魚龍第八變。”

荀花柳搖了搖頭,道:“林老大,我勸你還是退出劍道比武吧!許長生肯定也會參加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他與蓋昊、龐龍是一路人,到時候,他豈會不針對你?”

魚龍第九變被稱為“琉璃寶體”,只要是魚龍第九變的修士,就相當于修煉成了一種寶體,就如“水靈寶體”、“火靈寶體”一樣,體質會發生明顯的變化。

所以說,魚龍第八變的修士,與魚龍第九變的修士,實力相差很大,不只一個境界那么簡單。

許長生顯然是不圣體,卻依舊能夠以魚龍第七變的修為,擊敗魚龍第九變的修士,由此可見,此人的實力,很不簡單。

如今,他突破到魚龍第八變,注定將會成為前十的有力競爭者。

身后,傳來一個十分悅耳的女聲:“怎么?看到許長生之后,你開始害怕了?若是后悔,現在,你還可以去修改,報名參加低一些的劍道比武。”

張若塵的鼻子輕輕的嗅了嗅,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轉過身,盯在韓湫的身上,笑道:“壓力,肯定是有,可還談不上害怕。”

韓湫就站在三丈外,穿著一身青色的道袍,腰間纏有一條白色的腰帶,曼妙的身材,勾勒出迷人的弧度。

她的氣質十分淡雅,如同湖面上的一株圣潔的青蓮,可是她的眼神卻又十分邪媚,給人一種妖艷之感。

荀花柳既是羨慕,又是嫉妒的驚呼:“哇!林老大,韓湫師妹主動跟你搭訕,我真是太羨慕。”

“林老大的人格魅力,竟然已經達到如此地步,讓我穆吉吉只能膜拜。”穆吉吉的雙眼直勾勾的盯在韓湫身上,整個人都像是失去魂了一樣,嘴里不斷流出口水。

荀花柳和穆吉吉一驚一乍的話,自然是驚動了周圍的圣傳弟子,無數雙眼睛齊刷刷的盯過來。

只不過,他們的目光,全部都落在韓湫的身上。

像韓湫這樣的美人,無論是在什么地方,也肯定是最引人注目的焦點。

在場的圣傳弟子,很多都是第一次見到韓湫,頓時生出無比驚艷的感覺。

許長生的目光,落在韓湫的身上,就完全無法移開視線,道:“什么時候,宗門中,多了一位如此絕色的美人?以她的美貌,恐怕是不在齊霏雨之下。”

“許師兄,你是閉關太久,所以才不知道韓湫師妹。韓湫師妹可是黑暗之體,早就已經與蓋天嬌、齊霏雨、狐仙兒,并稱為兩儀宗的四大美人。”旁邊一位圣傳弟子笑道。(未完待續)

相鄰小說:武神血脈九仙圖武俠仙俠世界里的道人仙魔同修仙界網絡直播間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掠天記懶散初唐天神訣醫鼎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