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科幻->王者時刻->章節

第十九章 鐘馗也來了

熱門推薦:神醫凰后劍徒之路遮天人皇紀天下第九詭秘之主透視醫圣超級兵王不滅龍帝三界紅包群

中單死了,跟著輔助死了,新一波兵線剛剛好到達線上,那么中塔還保得住嗎?

柳柳的娜可露露盤旋在中塔后方,眼見對方清兵、進塔,己方木易令的張良卻還在復活趕往線上的路上,盤族了兩圈后終于默默向后退卻了。她不敢上,對面趙云、不知火舞,一套傷害打完,她就完了。

娜可露露撤退,對面在拔掉中路外塔后,都不帶掩飾去向的,直接就往主宰路方向去了。

“上來了。”不知山在語音里叫著。

于是狄仁杰撤退。他沒有別的選擇,對方果然換線,他正面對扛的是個老夫子,大招CD早好,被捆就是一個死,他只能趁早逃命。

于是主宰路外塔告破,至此柳柳一方三路外塔全破。然而攻勢并沒有就此結束,換線至下路的公孫離也引著兵線一路推進,同上路竟然形成了四一分推的陣勢。

下路倒是有人在守:云弓的孫策。

只是孫策前期就死了兩次,等級和經濟全場倒數第二,與全場倒數第一的己方輔助東皇太一形成強有力的競爭,讓他去孤軍防守……

換個一般的對手,哪怕等級、經濟落后云弓也不會虛,畢竟孫策這英雄一度號稱所有射手的爹地,只要大招撞到,基本就是一套帶走,沒有任何商量的。所以只要到了四級,在云弓眼里就沒有自己不能打的射手。

可現在對手是超刃,英雄是位移起來花枝招展的公孫離,且手里掐著召喚師技能凈化。這恐怕就是草里蹲到先手,憑超刃的反應恐怕也會凈化解除跟著一波反秀。

所以……

請求集合。

云弓果斷發出信號,雖然大家有語音溝通,但長久的游戲習慣,讓他這種時候情不自禁還是用著游戲內的信號發布。

“我來。”木易令說著。

他懂云弓這時的窘境。這也是高手與一般玩家的區別所在。看一眼雙方的等級、裝備,技能狀況,基本就能判斷出來能打不能打。眼下的孫策打不過公孫離,木易令的判斷也是如此。

但是他的張良就不一樣的。張良的大招凈化不能解除,只要抓住公孫離,公孫離必死無疑。

“這邊怎么辦?”結果木易令的張良支援暴君君,主宰路的狄仁杰喊上了。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怎么辦,大家也想知道。可四一分推讓人最難受的地方就在這里。四一之中的那個一,通常是單兵作戰和自保能力強的英雄。去一個人,打不過他;去兩個人,抓不住他。眼下公孫離給他們制造出的正是這樣的壓力。一個孫策不敢打,不得不再去一個張良,可張良往這邊一支援,四一分推另一邊的四人立即擁有了人數優勢,狄仁杰這可不就已經瑟瑟發抖上了嗎?

照說眼下炮車都還沒出,清兵線其實不難,可對方陣勢實在太強。被鐘馗鉤到,死;被老夫子捆到,死;被趙云大到,死;被不知火舞推到,死。

所以清線難度什么的,眼下都討論不到這事了。這四人往上一涌,狄仁杰簡直在他們視野里逗留一下的膽量都沒有,稍慢一步就是一個死。

“不行就先放了吧。”木易令也是無奈,這兩個邊路,看起來終歸是要破一條,但希望他們這邊可以捉到公孫離,至少有點收獲吧?

可是沒有,超刃似乎嗅到了危險,當兵線出現在木易令和云弓視野中時,赫然沒有公孫離的身影。

本就落后,這樣空跑浪費時間無疑是讓落后進一步惡化,再看主宰路,蜂擁而上的四人已經擊穿了二塔,狄仁杰一路后退,娜可露露和東皇太一就在左近,但除了東皇太一丟出了個二技能,就再沒有做過任何事了。

看著四人退走,己方三位在高地前清理地殘存的兵線,一股無力感涌上了木易令的心頭。

這才四分鐘啊!炮車才剛開始加入兵線,大多數對局都要到這個時候才開始拔塔,可他們呢,一條邊路竟然就已經被推進到了高地塔。硬是打出了后期的感覺。

要說后期守高地,張良這個英難也有不錯的實力。可木易令選這個英雄,可不是為了打這樣的監獄局,是為了在前期帶出節奏,讓全隊起飛的。

結果在對方一路已經推至高地的情況下,木易令清楚,屬于張良的節奏已經不復存在了。這一局已經再沒有對線、支援、游走這些事情,擺在他們面前的題目只有一個:如何把兵線運出去。

而一面對這個課題,他們先前看起來有板有眼的陣容,忽然就變得那么無力。相比起對面擁有老夫子、公孫離、趙云三個具備單獨帶線能力的英雄,他們這邊卻只有一個被打崩了的孫策,匍匐在發育金字塔的底層,帶線已是他本局不可承受之重。

但是緊跟著,木易令發現思考如何把兵線帶出去這個問題他都有點想多了,眼下更值得他們思考的是,如何守住對方的繼續推進。

對方鐘馗朝陣前一站,己方這邊就心慌意亂,更氣的是這個鐘馗并不打先手,他就在那晃啊晃的,二技能湮滅之鎖像是什么寶貝似的,就是不出手。

什么叫只有千日做賊,那有千日防賊的道理,木易令他們算是徹底體會到了。這個鐘馗之惡心,本局之最,不,是這三天所有比賽以來之最,沒有之一。

只這一個鐘馗,就已經讓人心煩意料了,對面還有老夫子,那一個大招捆過來,捆誰不都得死?

這兩個英雄的存在,惹得木易令他們都不敢太向前,于是對方的公孫離和不知火舞就在這樣的掩護下放心大膽地丟著他們的遠程攻勢,而趙云時不時就會在側翼露一小臉,似是在找切后排的良機。這大概是唯一讓木易令他們沒有太慌的環節。他們的張良、東皇都留在后排呢,趙云真要進來,立即大招按住,絕對是有來無回。

然后趙云就來了!

一記天翔之龍,趙云直入敵叢。昔日當陽長坂,視千軍萬馬都為草芥的英雄,似乎壓根沒把面前的五個對手放在眼里。

于是張良言靈·操縱,東皇墮神契約,就防著他這手的大招一股腦地交給了趙云。然后孫策上來了,娜可露露上來了,狄仁杰飛甩著令牌也上來了。咦?怎么鐘馗也上來了?

閃現!輪回吞噬!

天啟了大招的鐘馗,突然一個閃現來到了趙云身旁。趙云的血量在飛速下降,可是那些攻擊趙云的敵人,除了遠程的狄仁杰,竟連站得稍近的張良,也一并被鐘馗敞開的懷抱給籠罩了。

惡心!果然是最惡心!這個鐘馗真的是太太太太惡心了!

被鐘馗大招吞噬著的四人欲哭無淚,唯一沒有被這大招控制的狄仁杰連忙丟出了他的王朝密令,想用他這大招的暈眩效果來打斷鐘馗的大招。但是啪一聲后,趙云頭上轉起了圈圈。

惡心!真的太惡心了!這個狗鐘馗居然讓自己站位和趙云疊在了一起,狄仁杰這慌忙之中的出手也沒太分辨好,指向打出的金色密令,最終竟是敲到了趙云頭上。

然后不知火舞飛進來了,左沖右突,仿佛繼承了長坂英雄七進七出的遺志。

公孫離也飛進來了,在無人干擾地情況下,盡量地打著輸出。

老夫子也飛進來了,是的,是飛進來了,閃現加大招,圣人之威捆住了慌亂的狄仁杰,戒尺一通亂敲。

先進場被控被傷害的英雄趙云,這場看來是不能全身而退了,可那些傷害了他的人卻也不能退,他們也全都得死。

一換五,一波徹徹底底地團滅。

返身拿下中路二塔,繼續推進,轉眼再破中路高地塔。

要一波嗎?

觀看著這場比賽的兩位工作人員早已經目瞪口呆,他們這時統一的動作都是看了一下時間,剛剛要到五分鐘。

沒有一波……

柳柳一方死的基本一致,復活起來也比較整齊劃一。何遇他們的狀態卻不太好,又缺了趙云,在拿下高地塔后沒等對手出來,他們就撤退了。進野區,拿經濟,跟著五分鐘的第二條暴君處會合,拿下。再分散,清野、清兵、帶線,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當他們再一次聚集進來推進時,他們的等級更高了,裝備更好了,大招CD都好了,與對面英雄的差距更加懸殊了,他們率領的兵線已經變成了超級兵。

不變的是他們的陣勢。

老夫子和鐘馗在前,不知火舞和孫公離伴隨左右,趙云側翼游弋。

這……要一波了吧。

場外觀看的人都在這樣想著。但是場內占據巨大優勢的選手卻沒有掉以輕心。

“小心啊,這波我們都沒有閃現。”何遇叫道。

“哈哈,我有。”不知山得意洋洋。剛那波鐘馗和老夫子的閃現都用了,他的不知火舞卻沒有。

“看你發揮,射手直接打水晶。”何遇說。

“好的。”超刃說道,國服第一馬可這一局并沒有很秀,開局略被壓制還有一絲不爽。但現在這些不快都沒了,這樣順風順水的一局比賽,讓人全身心都舒爽。這種感覺,那通常可是在低端www.tmjcob.live局虐菜時才會有的。

“上了!”何遇招呼著。

“上上上。”所有人斗志高昂。

相鄰小說:白衣行者末日傳奇人生六跡之貪狼黑夜玩家九陽至尊凌天乾坤訣網游之劍震天下重生東漢末年我和我的冒險團美女總裁的特戰兵王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彩票预测